TIE

一个破画画的,男性矮人族狂战士。

今天你心中的黑暗童话说了怎样的故事?

谎言

¹
在午夜寻求哲思
现实却喘不过气
一早和毽子草告别
顺着洪潮而去
随波逐流是深层意义的驱离
最愚笨的问题
那人存在无可复制
给我噪音和尖锐
给你我的毛巾和水杯
闪烁着
月光踏破雪花
或者随着数据粉碎
第一层面的悲喜
喜欢红底白线的背带裤
喜欢黑底金丝的紧身衬衫

每天都在违章
和整条河的食人鱼在天上飞行
自由无力
双子罗格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响个不停
和精神上的寄生
有些负担其实只能给自己
而后方能带给所有人
努力挣扎的一分钟——

266%的快乐
这样美好的事物是必须存在的
这样生活才能有指望
消磨时间的游戏是必须存在的
这样才能去逃避更糟糕的事物
你也是必须存在的
新奇,美妙,神秘
是读不出的NTFS事物
是一部分美丽的投影
是人类
是后花园里不常见的一朵

可是你没发现我在抵抗你
我幼稚而固执的浪漫
它只潜伏在午夜深处
是向日葵田里的异类
偏逆万人而行向月亮
我没说过
这些路泥泞而坦荡
每一条向田野延伸的小径
都和地面保持三万英尺的距离
生活是爬升
已经不想不停寻找活着的证明
你会发现这一切是一台开着的机器
你会发现其实是我在逃离

²
但其实并不重要
这又不是病
熬夜才会睡眠不良
黎明征求一位雌性生物来分享
因出血染红水池的腥甜
这一夜假装满足而缺失了黑眼圈
天气转凉了
口中一直念叨的
天热不想画画的日子过去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现在
想不想画画
我每天都说想幹世界观
我每天都在颅内高潮
心中的小人每天在史诗里挣扎
热血上涌黑暗现实意义非凡
然后好像没有然后了

你看嘛桂花都开了
是可以穿着两件衣服
在路上边走边吹风的时候了
寒冷比炎热好
我是俞冷俞清醒的人
直到被冻死失去理智
想着这个月工资减去房租还了花呗
还能有多少
不够是不是跟家里拿点
生活很紧凑
日子不急不慢
好像这么混下去百十年后
就可以在我家发现我偷造的地下城堡了

然而其实没有地下城堡
一个人的烂漫到了头
就不会有纯白只有你孤身一人的
大理石城市了
斑马或是七彩红绿灯
超大超猛的巨型绿色蚂蚱也不见了
在这样的人的世界里
小王子不幸死去了
我知道很多人的小王子还活着
大概我的也活着
无知和物质一样可以使人快乐
我希望所有人都快乐
Enmm.
那我其实还好
不急不慢
带着一些逆行的缺失
赶上了某种成年人的列车
虽然没有车票

提高亮度才可以看见后面的一张

「械灵」,2017年上半年作。

一个新的地方一个陌生的街道你不知道是否有人注视着你,迷惘像迷失在机械里的路痴。
大家排成队聆听社会的教诲,留下懒惰的个别人继续固执己见。

现在的人类啊,是活不到150年的,就用这脆弱的时间去做喜欢的事情吧。

居然有一张被屏蔽了,撤下来重发一下。

给自己世界观「界限」糊的「蘑菇平原」(大概先用一个俗却容易理解的名字吧)

也算是相近色和色相推移的小练习吧。